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博物館動態  >  內容頁

曹禺與北京人藝的藏品故事(二)

2020-03-10 15:22:08 作者:佚名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1980年曹禺訪美(展于人物廳)

                                         與阿瑟?米勒合影


1980年3月,曹禺應美中學術交流協會、哥倫比亞大學美中藝術交流中心的邀請,赴美講學。3月28日,在東道主舉行的歡迎會上,劇作家阿瑟?米勒在致歡迎辭中強調美中文化交流的重要性,贊譽曹禺劇作的結構與氣魄。曹禺在學術演講中介紹了中國戲劇簡史。



                            與哥倫比亞大學《北京人》劇組合影



1980年3月25日,哥倫比亞大學為歡迎曹禺特意排演了《北京人》,在霍瑞斯?曼劇場上演,導演肯特?波爾,翻譯盧?萊斯利。這部作品深受美國同行好評,阿瑟?米勒對該劇推崇備至,稱之為“感人肺腑和引人入迷的悲劇?!毖莩鼋Y束后,全場起立,長時間地鼓掌。曹禺走上舞臺向演員們祝賀,向觀眾致謝。他激動地說:“演出好極了,演員、導演、舞臺設計,以及所有有關的朋友都非常嚴肅、熱情地演出了這個戲。這次演出表達了美國人民對中國人民的深厚友誼,是中美文化交流的成果之一?!?



曹禺三次訪日

     

曹禺一生曾三次訪日,照片為1982年10月,曹禺第三次訪問日本,率中國戲劇家代表團成員與千田是也等日本同行在東京俳優座劇場小聚。在此期間,曹禺訪問了正值紀念創立百年的早稻田大學。曹禺首次訪日是1933年的春天,參加清華大學赴日考察旅行團,他在日本第一次看到歌舞伎,觀看菊五郎演出的《義徑千本櫻》。在東京筑地小劇場,觀看《好望號》。第二次訪日是1956年8月,曹禺隨中國代表團飛往日本,參加第2屆原水爆禁止大會。期間,他與文學界同行進行了交流,還特意與《雷雨》日譯本作序的秋田雨雀先生、日文本《雷雨》的譯者影山三郎見面。在2010年曹禺誕辰一百年的時候,北京人藝戲劇博物館與日本早稻田大學演劇博物館進行交流,舉辦了“紀念曹禺”的交換展覽。



《日出》手稿 (展于人物廳)


曹禺:·我寫這個戲時,懷著“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的決絕心情。我痛恨那個人吃人的社會,希望它早日被消滅?!懲辍独子辍?,漸漸生出一種對于《雷雨》的厭倦。我很討厭它的結構,我覺出有些“太像戲”了。技巧上,我用的過分。于是在寫《日出》的時候,我決心舍棄《雷雨》中所用的結構,不再集中于幾個人身上。我想用片段的方法寫起《日出》,用多少人生的零碎來闡明一個觀念,即“人之道損不足以奉有余”。所謂“結構的統一”也就藏在這一句話里。1935年,曹禺為了創作《日出》,深入社會底層,到貧民窟、“雞毛店”、“土藥店”訪問各種飽受辛酸屈辱的人們。1936年5月,開始正式創作,他白天給學生上課,晚上埋頭寫作。自6月1日起,《日出》開始在《文學季刊》第一期連載,至9月第四期載畢。該劇以鮮明的時代性和深廣的歷史內容成為中國話劇史上的經典。時任燕京大學西洋文學系主任的謝迪克在《大公報·文藝》上評論說“《日出》在我看到的現代中國戲劇中是最有力的一部,它可以毫無羞愧地與易卜生和高爾斯華綏的社會劇中的杰作并肩而立?!?



《北京人》手稿 (展于人物廳)


曹禺:我為什么要寫《北京人》呢?當時我有一種愿望,人應當像人一樣活著,不能像當時許多人那樣活,必須在黑暗中找出一條路子來。我當時常??吹街車娜?,看他們苦著,扭曲著,在沉下去,百無聊賴,一點辦法也沒有。我感到他們在舊社會中所感到的黑暗。我想好人應該活下去,要死的就快快的死吧,不要纏著還應該活下去的人。1940年秋,曹禺在四川江安國立劇專開始創作《北京人》。1941年10月24日,該劇由中央青年劇社在重慶抗建堂首次公演。1956年10月,北京人藝開始排演該劇,并于次年6月15日在首都劇場首演?!侗本┤恕肥遣茇畡撟鞯囊粋€高峰,是他無論思想上還是藝術上都達到成熟階段的一個標志。作者在創作時的視角更高,對人生、對社會的理解更深刻、透徹,因而該劇思想深邃、意蘊豐富,歷久彌新?!侗本┤恕返膶懽黠L格較之前更加淳樸,民族氣息也更濃烈,在表現中國人的生活情調、道德觀念、家庭關系、典型性格等方面都有了進一步的高度和藝術成就。




  北京人藝《雷雨》首演說明書



在1952年北京人藝建院之前,《雷雨》已被多個劇團排演。1953年11月,北京人藝根據全國第二次文代會關于上演“五四”以來優秀劇目的號召,經反復研究,決定上演《雷雨》。1954年6月30日,北京人藝話劇《雷雨》搬上舞臺,由夏淳擔任導演。第一階段演出59場,觀眾達53000余人。在最后一場的演出結束后,曹禺和全體演職人員在說明書上簽名留念。

在北京人藝上演《雷雨》的65年里,截止到2019年10月,演出總場次為586場,其中重排演出共148場。



《王昭君》演出說明書前言手稿(展于人物廳)


曹禺:

·我為什么寫《王昭君》呢?這是敬愛的周總理交給我的任務。記得那是六十年代初的一個下午,在政協禮堂,總理和我們一起談話,內蒙的一位領導同志向周總理反映,在內蒙地區,在鋼城包頭,蒙族的男同志要找漢族對象有些困難,因為漢族姑娘一般不愿意嫁給蒙族的小伙子。周總理說:要提倡漢族婦女嫁給少數民族,不要大漢族主義;古時候就有一個王昭君是這樣做的!接著,總理對我說:“曹禺,你就寫王昭君吧!”總理還提議大家舉杯,預?!锻跽丫吩缛諏懗?。

·我把這個劇本獻給祖國國慶三十周年,并用它來紀念我們敬愛的周總理。


1961年,曹禺開始寫《王昭君》,為了搜集素材,他還到內蒙搜尋匈奴史跡、昭君傳說。1962年秋,文藝界提出“大寫大演13年”,要求文藝創作主要反映新中國成立后的13年。曹禺接到命令停寫《王昭君》,改寫現代題材劇本。1978年,時隔16年,曹禺提筆續寫《王昭君》。1979年,北京人藝排演《王昭君》,在首都劇場連演115場。


靠棋牌赚钱吗 黑龙江体彩11选5预算号 上交所股票交易规则 青海体彩11任选5 股票怎么看历史走势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下载 看股票用什么软件好 浙江20选5基本走势图带连 楚江新材股票 湖北体彩11选5近50期查询 短线选什么股票好